香港新世代集運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莞深“連城訣”③|莞深“雙城記”,共享“生活圈”

來源:東莞時間網 2020-10-14 09:50:31 記者:見習記者 唐卓 記者 曹麗娟 實習生 陳映儀

■企業員工往來東莞、深圳兩地可通過東莞地鐵、穗深城際和深圳地鐵實現無縫接駁 記者 鄭家雄 攝

從交通互聯,產業重組到人口騰挪,莞深雙城協同發展腳步加快,從經濟圈拓展到都市圈,通勤於深圳和東莞兩城的人越來越多,或在東莞生活深圳上班,或深圳生活東莞上班……他們當中有的跟着企業、產業而來,有的基於生活成本選擇,相同的是他們都在追求更好的生活。

近年來,莞深在跨界基礎設施建設上取得了重要進展,“一小時都市生活圈”基本形成。城市交往的靈魂和核心是人的交往,在莞深之間發生的點滴故事,讓我們觸摸得到這兩座城市的脈搏,也更深刻地感受到兩座城市的温度。

■東莞城市建設越來越完善,綠化環境越來越優美,承接深圳產業轉移帶來的工作崗位也越來越多 記者 鄭家雄 攝

吃喝玩樂在一起:

互相“串門”的莞深人

在人們越來越講究生活質量的今天,生態環境的重要性也越來越凸顯。莞深兩地的基礎自然條件較好,可以通過加強協同治理,實現生產、生活與生態的“共贏”。另一方面,基礎設施的一體化,是區域一體化最顯著的標誌,也是人民羣眾最容易感受到、內心最擁護的一個方面。

穗深城際通車以來,東莞市海新金屬科技公司副總經理張宇已真切感受到這條城際鐵路給公司員工和客户帶來的交通便利。海新金屬不少員工的家庭在深圳,而企業所在地卻位於東莞洪梅,緊挨着穗深城際洪梅站。如今,高樓層的員工們打開窗户,就能見到洪梅站里人來人往,列車穿梭。

“現在從深圳坐城際鐵路,40多分鐘就能到,還不用擔心塞車、開車疲勞的問題,出了洪梅站,再走幾分鐘,過個馬路就能到企業;員工往來深圳、東莞兩地可在穗深城際和深圳地鐵中無縫接駁,更加便利。”張宇説。

張宇直言,穗深城際開通後,為莞深兩地人員出行創造了實實在在的便利,更多人願意來東莞工作和生活,這對於企業招引匯聚人才並發展壯大着實是一大利好。

與海新金屬的跨城員工們不同的是,何亞艮是屬於放棄深圳來到東莞的那批人之一。他是位旅遊“發燒友”,甚至為了自己的旅遊夢想放棄了深圳的高薪生活,選擇紮根東莞。目前,他正供職於偉易達(東莞)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對於何亞艮來説,在東莞拿到的工資固然比不上深圳,但為了自己的旅遊愛好,他願意接受少拿一些工資。“離開深圳是有原因,我喜歡旅遊,在深圳期間走過了所有深圳景區,已經沒有新的景區可以去玩。4月1日離開深圳來東莞,在一家公司面試後上班,4月4日清明節放假一天,去了松山湖景區,以後我的目標是多走些東莞景點。”何亞艮説。

像何亞艮這樣忠實的“驢友”畢竟還是少數,但隨着兩座城市的基礎設施,尤其是交通的互聯互通,深莞人互相“串門”的頻率越來越高。在今年國慶中秋“雙節”之際,記者從東莞交警部門獲悉,東莞往深圳方面的車流量較大,10月5日莞深高速南行行車緩慢,説明深圳依然是“雙節”期間東莞市民度假旅遊的熱門地點。

節假日是考察城市間人口短期流動的一扇窗口。今年五一,百度地圖遷徙大數據熱點圖顯示,排名前五的人口遷入地,有4座來自大灣區城市,分別是東莞、深圳、廣州、惠州,值得一提的是,東莞超越深圳、廣州,成為全國人口遷入的第一名城市,遷入人口數量佔全國遷入人口總量的1.56%,摺合約17.12萬人,佔東莞總人口的2%。

超17萬的人口來自哪裏?大數據顯示,深圳遷入人口占了東莞總遷入人口總量的44.12%,摺合約7.5萬人,其次是廣州市、惠州市,分別佔了東莞遷入人口總量的15.87%和11.39%,分別約2.7萬人、1.9萬人。

正如鄰居之間會相互串門一樣,毗連的東莞和深圳也在短期出行方面優先考慮彼此,那麼,兩座城市的居民間是否有更長遠、更穩定的交往?一些喜結良緣的深莞居民有話説。

■東莞推進教育擴容提質,為市民提供更充足、更優質的教育資源供給 資料圖

喜結良緣共長久:

莞深居民組建家庭

均均和羅先生在2019年結婚,兩人都已落户到了深圳,現在他們也擁有了愛情的結晶。東莞和深圳這兩座城市,承載着兩人的青春,記錄着兩人的愛情,託舉着兩人的未來。

均均和羅先生是中學校友,後來兩人考上了不同城市的大學,聯繫漸少。2015年,均均和羅先生都已大學畢業,彼時,均均已經從深圳來到了東莞工作,而羅先生也從上海南下深圳從事IT行業的工作,為盡地主之誼,均均從東莞打車前往深圳請羅先生吃了一頓火鍋,他們的愛情故事也漸漸拉開了序幕。

2015年,均均來到了東莞橫瀝,在亞馬遜從事電商工作。初來東莞,沒有朋友、不會聽粵語的均均感到非常不適應。公司領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熱情地推薦均均去參加東莞本土的演講俱樂部,也常常會給均均介紹東莞的公共活動和遊玩景點,讓均均能夠在東莞多交朋友,增強對東莞的歸屬感。下班後,均均總是活躍在各類活動當中,認識了很多小夥伴,“因為你認識的人越多,這個城市就對自己來説越有温度。”

在東莞工作了5年,均均早已將東莞當作自己的第二個家,“在東莞兩三年之後,真的不想回深圳了。”初來東莞的不適應早已煙消雲散,熱情的東莞朋友讓均均慢慢接觸到東莞的美食,慢慢了解東莞,融入東莞的生活,愛上東莞。均均常笑着説:“如果那個時候在東莞有對象,早就在東莞安家了。”

東莞和深圳是兩座相鄰的城市,在東莞工作時,均均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往返莞深兩地,“以前我常會去常平坐動車去羅湖”,現在在深圳結婚並定居下來的均均也常會和丈夫一起來東莞玩。“我懷孕之後就買了車,就可以開車來東莞,比以前更方便了。”均均回憶起自己在懷孕的時候,經常饞東莞的美食,常常和丈夫開車來東莞吃胡椒蝦、燒鵝,“我們總是去各種東莞本地人才知道的小餐館、小攤子。”深圳和東莞彷彿已經跨越了鄰居城市的生疏,更像是同一座城市,像均均這樣的居民是城市的主人,他們熟悉深圳也熟悉東莞,來往方便讓生活可以跨越城與城的隔閡。

對於均均而言,深圳和東莞就像是一座城的兩條街道,他們有着一樣的天氣,一樣的人情味,東莞有着輕鬆舒適的生活環境,深圳有着先進的社會服務,因為愛的人在深圳,所以他們留在了深圳,想念東莞的美食、朋友和舊時光了,也能輕鬆地得到滿足。

均均的孩子也已經9個月大了,“未來,孩子應該會在深圳接受教育”。同時,均均希望能將老家的父母接到深圳一同生活,享受城市優質的醫療服務和便捷的生活體驗,也方便來往在東莞的親戚。

在莞深兩地,像均均和羅先生這樣的夫妻和情侶還有很多很多,城市的互通為他們系起了姻緣線,便捷的交通讓雙方更親近。東莞和深圳都是他們的家,都是他們愛情的見證者,而他們也是莞深協同發展不斷深入的見證人。

去留選擇:

教育和醫療問題成關鍵

在珠三角這個高度區域一體化的地方,交通打破了行政區劃邊界。留深圳,還是來東莞?在兩座城市的奔波中生存的“雙城族”該如何選擇?

陳銀華是一名紀錄片製作人,四年前,他因為深圳的高房價不得不到東莞買房,“像我這樣,被深圳的高房價嚇得回東莞定居的人非常多”,陳銀華説。

經濟因素是“雙城族”們考慮的首要因素,多名在莞深兩地奔波的“雙城族”告訴記者,他們都曾經想過離開深圳選擇生活成本更低的其他城市,其中,東莞是首選的幾個選項之一。如果條件允許,他們表示願意考慮留在東莞。

對於“雙城族”來説,孩子是否能受到良好教育和家人生病能否享受優質的醫療資源是決定他們去留的重要影響因素。總體上,受訪者普遍表示,希望孩子能夠接受到更優質的教育資源。

“如果説生活成本低是東莞對我的拉力因素的話,那麼教育和醫療便是推力因素。但是,我認為大多數‘雙城族’都是在有了孩子之後才考慮這兩方面的問題,總體來説,東莞這座城市的吸引力是隨着時間推移而越來越大的。東莞的城市建設越來越完善,綠化環境越來越優美,以及承接深圳的產業轉移帶來的工作崗位也越來越多。”陳銀華説。

“如果能申請到安居房、人才房,孩子又能就讀公立學校,我願意留。”另外一位正在考慮留深圳還是來東莞的“雙城族”對記者表示。

近年來,東莞一直致力於為市民提供更優質、便捷的公立教育服務,今年9月,東莞市中小學校迎來秋季開學,在寮步鎮香市第一小學,1052名小學生走進全新的校園。作為東莞教育擴容提質“千日攻堅”首批完工項目,香市一小辦學規模48個班,配置學位2160個,首年開學,學校開齊了一至六年級,共24個班。

今年3月11日,隨着“一號文兩攻堅”的落地,東莞着重推進品質交通與教育擴容提質,由此打響了公辦學校建設千日攻堅行動。時隔半年,21所新建改擴建公辦中小學投入使用,為千日攻堅交上首份答卷,約2.67萬個學位的增加,也成為東莞近年來在秋季開學最大手筆的公辦學位釋放。

在過去4年時間裏,在松山湖一家高新企業上班的阿暉,一直堅持着松山湖—龍華兩點一線的奔波勞碌,幾乎天天都要坐班車或自駕往返於莞深兩地。早上天不亮就要出發,一旦加班深夜10點才能到家,每天在路途上花費的時間長達兩三個小時,跟家人相聚的時間少得可憐。最近,阿暉在松山湖新買的房子就快要裝修好了,不久之後他和家人就要搬到松山湖來生活,從而結束長達4年的兩地奔波。“松山湖的環境很好,教育也不錯,再過兩年,孩子就該上小學了,早點搬過來。”

從一定程度上説,東莞要實現“灣區都市、品質東莞”的目標,需要在教育、資源等細節上下足功夫。值得一提的是,越來越靈活的人才機制以及逐步提升的城市競爭力,正在為東莞注入新的活力。

令人欣喜的是,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將迸發出更強的活力和輻射力,東莞必然將牢牢抓住這個重大歷史機遇,大力推進兩地基礎設施,尤其是交通的互聯互通,以交通一體化促進兩地經濟、社會同城化,以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實現產業、教育、醫療、文化等資源共享,實現共同發展。

專家訪談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教授林江:

莞深要超越合作 向“融合”邁進

記者:如何看待東莞和深圳兩城生活互聯、人與人的交往越來越密切?

林江:東莞和深圳交往密切首先得益於兩座城市地理位置上非常靠近,其次就是東莞和深圳之間非常方便的交通,有高速公路、城際鐵路等多種選擇,未來還會實現地鐵互通,讓兩座城市的人員來往享受很大的便利。

現在有很多的深圳上班族都居住在東莞,也有東莞的上班族居住在深圳,這樣的現象就是東莞和深圳區位優勢和交通互聯便捷的重要體現。

生活互聯和人員來往可以為兩座城市帶來很大的商機,讓兩座城市擦出火花。其實,現在東莞有很多項目都是與深圳有聯繫的,也有很多的企業營銷中心、指揮中心設立在深圳,工廠設立在東莞,這樣的合作其實可以幫助兩城加強大數據、智能醫療等方面的交流,在交流中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

東莞和深圳的互聯互通是建立在便捷的交通上的,東莞和深圳的互聯互通也是助力大灣區發展的重要一環。

記者:接下來,兩座城市將如何進一步交往和發展?

林江:我認為東莞和深圳的發展模式可以參考廣佛模式。東莞和深圳接下來應該進一步提高合作的層次,兩座城市應當要超越合作,向“融合”邁進。兩城交往的一個重要的途徑就是購買服務,包括醫療、消防、教育等,比如讓在濱海灣新區工作的人,可以享受深圳的教育等。這樣的“融合”有機會讓兩座城市在創新科技、現代服務業等方面享有更多的發展便利。

東莞和深圳兩地也可以共同商謀,如何結合兩地的產業優勢,重新構建產業鏈,將深圳以現代服務業為優勢的產業鏈和東莞以裝備製造為優勢的產業鏈對接起來。東莞的製造業發展其實離不開現代服務業的加持,正如9月舉辦的東莞全球先進製造招商大會也提到了要扶持現代服務業。先進製造業的產業鏈、供應鏈建設與傳統加工業的供應鏈、產業鏈建設是完全不同的,對先進服務業如金融等的需求加大,兩城產業鏈對接和重構能夠讓兩座城市在大灣區的發展中走得更好。

同時,東莞和深圳的交往發展不能只侷限在兩座城市的對接,而應該向都市圈、城市羣對接發展。

見習記者 唐卓 記者 曹麗娟 實習生 陳映儀/文

責任編輯:唐嘉駿

關鍵詞:
版權聲明:
• 凡註明“東莞時間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東莞報業傳媒集團所有。未經本網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 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時間網聯繫,本網將迅速給您迴應並做處理。
郵箱: (請將#替換成@) 處理時間:9:00—17:00